面对原材料价格疯涨 汽车业全球抢矿有多拼

时间:2022-08-11 10:46:45  来源:中国汽车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面对原材料价格疯涨 汽车业全球抢矿有多拼

编前:当前,全球汽车行业都在积极推进电动化转型,伴随动力电池原材料需求量大涨,不断飙升的价格给产业链上的企业带来巨大压力,上游矿商赚得盆满钵满,而动力电池厂商及整车厂商纷纷“吐苦水”。面对原材料价格疯涨和供应链的不确定性,主机厂和动力电池厂商正在全球加紧“扫矿”。

惠誉解决方案咨询机构近日发布一份报告称,汽车制造商正在增加对电池上游原材料的投资和采购合同,以确保获得足够的锂、镍、钴等材料,从而确保支撑各自的电动化转型,并满足各国政府设定的减碳、脱碳目标。在中国,宁德时代、比亚迪、赣锋锂业等一众厂商也豪掷千金,锁定矿产资源。

有“锂”走遍天下,无“锂”寸步难行。这句“流行梗”虽然略显夸张,但却一语道破了锂资源的受追捧程度。就电动汽车领域而言,与其他金属相比,锂的受关注度更高一些,目前车企及电池厂商的大部分资金都流向锂矿。

锂价保持高位运行

为何产业链扎堆抢购锂资源?背后是“双碳”目标下锂资源的战略地位及原材料成本压力凸显。

当前,中国、欧洲、美国等全球主要市场都提出了长期的碳中和或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并大力推广电动汽车。动力电池是电动汽车的核心,而锂是组成动力电池的核心金属元素,无论是三元电池,还是磷酸铁锂电池,抑或是代表着未来发展方向的固态电池,都离不开锂。在电动汽车取代燃油车的进程中,谁掌握了锂资源供应链,谁就有可能在未来汽车行业占据重要的一席之地。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全球锂储量靠前的是智利、澳大利亚、阿根廷、中国、美国等国。近两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大涨,引发了对动力电池的火热需求,上游原材料价格也“水涨船高”,尤其是锂。以碳酸锂为例,2020年约为4万多元/吨,自2021年以来一路暴涨,其中电池级碳酸锂从2021年初的7.2万元/吨持续上涨到如今的约48万元/吨。中信证券、中国银河证券等机构近日发布研报称,预计锂价全年将维持高位运行。

原材料价格的暴涨,直接影响到了相关企业的盈利能力。在不久前召开的2022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自嘲是“给宁德时代打工”。宁德时代则称,自己在盈利的边缘挣扎。相比之下,上游锂矿商们业绩大好,例如,天齐锂业预计其上半年净利润将为96亿~116亿元,同比增长超110倍;赣锋锂业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将为72亿~90亿元,同比增长4~5倍。

上游原材料领域的巨大利润正在吸引各路资本争相入场,就连化工企业、房地产企业等也试图从中分一杯羹,本身就在局中的电池厂商和汽车厂商更不必说了,无论是为了降低成本,还是为了顺应行业发展大势、保障原材料的供应,“抢矿”都势在必行。

车企不想被“卡脖子”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主机厂一般都是直接从电池厂商手中采购电池,并不太关注更上游的原材料问题。惠誉咨询机构表示,在2021年之前,只有两笔车企针对上游的直接投资。其中之一是2017年10月,长城汽车宣布收购澳大利亚锂矿商皮尔巴拉矿业3.5%的股份;另一笔是2018年,与丰田汽车同属丰田集团的丰田通商,收购了澳大利亚锂矿开采公司Orocobre 15%的股份,成为其股东。

不过,这一情况在2020年之后发生了改变。疫情暴发后上游矿商停产或减产带来的产量下滑,叠加各国支持电动汽车发展带来的需求猛增,使得锂资源供应趋向紧张,坐不住的不只是电池厂商。“电池需求量大的整车厂商,也会关注资源,因为资源会卡电池的脖子,也相当于卡整车的脖子。”真锂研究总裁墨柯告诉记者。

根据惠誉的统计,从2021年初到2022年6月底,车企对电池上游原材料的投资已经达到21项,其中16项投资于锂行业,这些投资包括直接入股矿业公司或矿业项目,以及获得短期或长期的供应合同。这些参与投资的厂商包括宝马、大众集团、通用汽车、福特、Stellantis集团、特斯拉、雷诺、丰田、比亚迪等。

以特斯拉为例,其正在疯狂囤积锂资源。在锂盐、锂辉矿石方面,自2021年以来,特斯拉与四川雅化集团、赣锋锂业,以及澳大利亚的Core Lithium、Liontown Resource等锂盐和锂矿企业签署了为期3~5年的供货协议,为其供应氢氧化锂和锂精矿。

7月21日,福特发布了动力电池新增产能计划,并宣布已签署多份锂供应合同,包括与澳大利亚矿商Liontown Resources就该国西部的锂精矿供应达成协议;与澳大利亚矿商ioneer就碳酸锂包销达成协议;与美国矿商Compass Minerals签署备忘录,其位于美国犹他州大盐湖的工厂将为福特提供需氢氧化锂和碳酸锂等。

锂矿争夺战白热化

与车企相比,电池厂商的危机感和紧迫性更强一些。宁德时代、比亚迪、LG新能源等一众厂商竞相出手买矿、采矿、锁矿。今年1月13日,比亚迪中标智利矿业部的锂矿开采合同,获得总计8万吨的锂矿开采配额。不久前业内还传言,比亚迪在非洲觅得6座锂矿矿山。

近年来,宁德时代先后入股北美锂业(NAL)、加拿大Neo Lithium、澳大利亚皮尔巴拉矿业等公司;赣锋锂业也四处寻求收购,除了国内,还在阿根廷、澳大利亚、爱尔兰等地购入锂矿资源。例如,今年7月11日,赣锋锂业宣布拟收购阿根廷Lithea公司不超过100%股份,后者主要资产是位于阿根廷的两个锂盐湖。赣锋锂业的阿根廷Mariana盐湖项目也于今年5月30日举行了开工仪式。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表示,将继续加大在阿根廷进行锂矿资源布局的力度。

各路资本的争夺,也使得锂矿市值直线攀升,对于加拿大千禧锂业公司的竞购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2021年7月,赣锋锂业宣布将以不超过3.53亿加元(目前1加元约合5.24元人民币)的价格并购千禧锂业。两个月后,千禧锂业转身接受了宁德时代3.768亿加元的报价。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2021年11月,美洲锂业公司(LAC)以4.7亿加元的价格“截胡”宁德时代,最终入手千禧锂业。

国内的一场锂矿争夺战也引发市场广泛关注。今年5月17日,成都兴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54.29%股权对外拍卖,起拍价约为335万元,最终成交价超过20亿元,溢价近600倍。业内对锂资源的渴求由此可见一斑。

2017年10月28日 长城汽车宣布收购澳大利亚矿商皮尔巴拉矿业3.5%的股份。

2018年1月 丰田通商宣布收购澳大利亚矿商Orocobre 15%的股份。

2018年3月14日 宁德时代通过加拿大时代持有北美锂业(NAL)43.59%的股权。

2019年9月 宁德时代收购澳大利亚皮尔巴拉矿业公司8.5%的股权。

2020年9月 宁德时代认购超过1000万股加拿大矿商Neo Lithium股份,占股8%。

2020年12月29日 四川雅化集团宣布,与特斯拉签订了一份为期5年的电池级氢氧化锂供货合同。

2021年3月30日 宝马与美国矿商Livent签订2.85亿欧元的锂采购合同,后者将直接向宝马的电池厂商提供锂。

2021年8月2日 雷诺与澳大利亚矿商Vulcan宣布,双方已签署了一项5年期锂供应协议。

2021年11月1日 赣锋锂业宣布,自2022年1月1日起至2024年12月31日,向特斯拉供应电池级氢氧化锂。

2021年11月29日 Stellantis集团宣布,与澳大利亚矿商Vulcan签署了为期5年的电池级氢氧化锂供货协议。

2022年1月 LG新能源与澳大利亚矿商Liontown Resource签署5年期协议,将采购70万吨锂精矿。

2022年2月 特斯拉与澳大利亚矿商Liontown Resource签订了一份为期5年的锂精矿供应协议。

2022年3月 特斯拉宣布与澳大利亚锂矿商Core Lithium达成锂精矿供货协议。

2022年4月 福特宣布与澳大利亚矿商Lake Resources达成锂资源采购协议,后者将通过阿根廷的锂矿项目向福特提供锂。

2022年6月24日 Stellantis集团宣布向Vulcan注资5000万欧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并将此前达成的供货协议期延长至10年。

2022年6月29日 福特汽车宣布,与澳大利亚矿商Liontown Resource签署5年期锂精矿供应协议,并向后者提供3亿澳元的融资。

2022年6月29日 LG新能源与美国矿商Compass Minerals签署7年期协议,自2025年起采购碳酸锂和氢氧化锂。

2022年7月11日 赣锋锂业宣布拟收购阿根廷Lithea公司不超过100%股份,Lithea在阿根廷拥有两个锂盐湖。

2022年7月31日 丰田与松下的电池合资公司PPES宣布,与澳大利亚矿商ioneer达成协议,将从后者的美国锂矿项目采购碳酸锂。

作为三元锂电池的核心材料,镍在提升电池能量密度方面有显著的性能优势,高镍电池正在成为行业重要发展方向。无论是国内的宁德时代、国轩高科、孚能科技,还是国外的LG新能源、三星SDI、松下等,都在布局高镍产品。全球主流中高端车型对高镍电池青睐有加,例如奔驰EQS、奥迪Q4 e-tron、蔚来ET7、凯迪拉克LYRIQ等。

受行业强劲需求推动,未来动力电池对镍的需求也将迎来“井喷”。英国基准矿产情报公司预测称,到2030年全球动力电池对镍的需求量将从2020年的13.9万吨飙升到140万吨,占镍总需求的30%。

为此,特斯拉、宁德时代、LG新能源等车企和电池厂商都在极力抢夺镍矿资源。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不止一次呼吁矿业公司加大镍的开采,并称愿意提供长期大单。2021年以来,特斯拉相继与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法属新喀里多尼亚矿业公司Prony Resources、美国矿商Talon Metals、巴西矿业巨头淡水河谷等多家矿业公司签署了多份镍精矿长期供货协议。

从地区来看,目前印尼、菲律宾和俄罗斯是世界上较大的镍供应国,且近来俄乌冲突导致国际市场对俄镍保持谨慎态度,企业普遍将目光转向印尼。印尼是全球红土镍矿产量最大的国家,2020年初,印尼全面禁止镍矿出口,因此,很多外资企业选择在当地建厂。

今年4月,宁德时代宣布,将在印尼与两家印尼国有企业合作投资动力电池产业链项目,涵盖红土镍矿开采、冶炼、前驱体、三元电池材料、电池回收等,其中宁德时代出资近40亿美元;6月8日,LG新能源印尼镍加工厂正式破土动工,将建设一座年产15万吨硫酸镍的冶炼厂;前不久,大众集团首席采购官乔格·特驰曼在与印尼政府官员会面时透露,大众集团有意在印尼建设一家镍加工厂。

惠誉表示,为确保动力电池材料的可靠供应,此类投资对企业而言越来越重要,而电池材料价格上涨使得这种投资变得更加关键。惠誉的金属及矿业团队预计,镍价今年将保持高位。

2021年7月22日 特斯拉与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宣布签署镍供应协议。

2021年10月 初必和必拓宣布,已同意向丰田与松下的电池合资公司PPES供应镍。

2021年10月8日 雷诺与芬兰Terrafame矿业公司签署备忘录,每年采购可生产15GWh电池的硫酸镍。

2021年10月13日 特斯拉与法属新喀里多尼亚矿业公司Prony Resources签署协议,将采购逾4.2万吨镍。

2022年1月10日 特斯拉与美国矿商Talon Metals签署了为期6年的7.5万吨镍供应合同。

2022年4月 宁德时代宣布出资近40亿美元,参与投建印尼动力电池产业链项目,其中涵盖红土镍矿的开采冶炼。

2022年5月6日 巴西矿业巨头淡水河谷表示,已与特斯拉签署了一项长期协议,将向特斯拉供应来自加拿大的镍。

2022年6月8日 LG新能源印尼镍加工厂正式破土动工,将建设一座年产15万吨硫酸镍的冶炼厂。

2021年12月 澳大利亚石墨厂商Syrah Resources宣布,已与特斯拉签署一份为期4年的供应协议,为其提供石墨。

2020年6月 特斯拉与矿业巨头嘉能可达成钴供应协议。

2022年3月21日 大众集团宣布与华友钴业和青山集团成立两家合资公司,分别位于印尼和中国,业务涵盖镍、钴等。

2022年4月12日 通用汽车与嘉能可达成了钴供应的长期协议。

2022年6月1日 雷诺与摩洛哥矿业公司Managem签署了硫酸钴的采购协议。

2022年7月21日 洛阳钼业将旗下KFM控股25%的股权转让给宁德时代,双方将共同投资开发位于刚果(金)的KFM铜钴矿项目。

钴是三元电池的重要原材料,被称为正极材料中最昂贵的“一元”。国际钴业协会(Cobalt Institute)不久前发布的《钴市场报告》显示,2021年全球电动汽车行业共消耗5.9万吨钴,占钴总消耗量的34%,成为钴的最大需求来源。数据显示,2021年含钴电池占到全球动力电池市场的74%。

相较于锂、镍,钴资源更为稀缺、珍贵,且高度集中在刚果(金)、澳大利亚、古巴等国,尤其是刚果(金)占到全球钴储量的一半左右。

今年7月21日,洛阳钼业正式将旗下KFM控股25%的股权转让给宁德时代旗下公司。按照协议,洛阳钼业和宁德时代将共同投资开发位于刚果(金)的KFM铜钴矿项目。据了解,KFM是目前世界上最大、最高品位的待开发铜钴矿之一。

今年4月,通用汽车表示,已与总部位于瑞士的矿业巨头嘉能可达成了钴供应协议,用于其奥特能电池;此前嘉能可已与特斯拉和宝马签署了钴供应协议。特斯拉不久前首次对外发布了电池供应链中所有直接供应商名单,为其提供钴的还有华友钴业、中伟新材料等;另外,今年3月,大众集团宣布与华友钴业和青山集团达成合作,将在印尼和中国组建合资企业,以确保镍和钴的供应;而法国雷诺集团于今年6月与摩洛哥矿业公司Managem达成了硫酸钴的采购协议。

高镍低钴,被视为未来三元锂电池未来的发展趋势。由于钴相对稀缺,且价格波动更明显,蜂巢能源、宁德时代、LG新能源、三星SDI等电池厂商也在研究无钴电池。不过,至少在中短期内,电动汽车对于钴的需求量依然呈逐步攀升态势。国际钴业协会预测,随着汽车行业生产更多的电动汽车,到2026年全球钴需求将从2021年的17.5万吨增至32万吨,其中一半用于电动汽车。

石墨

除了锂、镍、钴等金属外,还有一种对于动力电池非常关键但容易被忽略的矿产,那就是作为正极材料的石墨。随着电动汽车行业快速发展,包括石墨在内的矿产需求快速增长。彭博新能源财经预计,到2030年,全球动力电池产业对于石墨的需求量将增长4倍。

据悉,世界石墨储量丰富,主要集中在土耳其、中国、巴西、莫桑比克、坦桑尼亚、印度等国。在生产方面,多年来,中国石墨产量一直稳居世界第一,远高于其他国家。

一些企业已经展开了相关布局。2021年12月,澳大利亚石墨厂商Syrah Resources透露,已与特斯拉签署一份为期4年的供应协议,为其提供石墨。

印度Tirupati石墨集团首席执行官波达尔称,到2030年,石墨整体需求量预计将是目前全球产量的3倍,供需失衡必然会推动石墨的价格上涨。

“目前,除了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基本上没有加工石墨的能力。”北美锡兰石墨公司首席执行官唐·巴克斯特在今年年初接受外媒采访时表达了对于石墨供应的担忧。其他国家也在努力改变这一局面,就在今年4月,作为特斯拉石墨供应商的Syrah Resources宣布获得美国政府1.07亿美元(目前1美元约合6.75元人民币)贷款,用于扩建其位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工厂。

编辑:马玉

网站简介 |  本网动态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 |  工作邮箱 | 不良信息举报 | 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103号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南路336号 联系电话:029-85257337(传真) 商务电话:029-85226012 投稿邮箱:news@cnwest.com
Copyright ©2006-2022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